玄 Sen

硯寒清,個人向武戲

他一掌運氣、劍指劃過胸前,周身流動著金色光華,一陣陣熱流擾動四周;他的眼神深沉幽暗,嘴角抿成一條堅韌,眉眼透著絲絲狠意。

他鮮少運用兵器,卻能端起一支長劍舞動;翻手旋腕,劍嘯聲劃破空氣,他旋身,長長的馬尾勾勒出一道金褐色的殘影,無根水晃蕩,掀起陣陣餘波。

那不過只是暴風雨前的寧靜。

只待他一抬眼,劍氣走勢雷疾風驟,黃沙翻天、四面草木生生彎腰,他的白色披肩在身後啪搭啪搭地響著;只見他一回眸,挑劍、運掌,在金色光華泛濫的同時,轟然一聲,掌風瞬間橫掃周遭,惹得滾滾塵粒矇住天際,不可目視。
他一掌朝天、一掌向地,在胸前畫了一個太極,勾出陣陣金黃色的強大震波。

徹魂六濤印。

他如是低吟,吞吐著深沉的內息,而後運掌,將匯聚的能量注入那把長劍,掌風劍氣相觸的瞬間爆發出璀璨的光芒、還有陣陣逼人的波動,強大的力量捲石飛塵,四周沙塵漫煙,讓人無法逼視;直到那人拄著劍身的身影漸漸清晰了起來,方能見到他微微牽動嘴角,以及那雙透著略顯興奮的褐色眼眸。


是的。他是硯寒清,那名御膳房默默的試吃官。#



粗粗的文,我只想寫硯欸的武戲(艸


评论(2)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