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 Sen

丈量尺寸 (硯縝)

※現代paro
※硯欸是裁縫師,縝兒是少爺。



那雙手指節分明、修長筆直,勾著布尺微微彎曲,特別特別好看。

那人靠他很近,呼吸輕輕噴吐在他的頸項間,指尖若有似無地撫過脖頸,他微微發顫,引得對方抬起頭來。


「少爺,請放鬆,會量不準。」

他一雙棕眸幽暗深沉,北冥縝記得,只要在工作之時,他的眼神都是那樣認真。


北冥縝聽聞只是點點頭,他並沒有心猿意馬,只是這個人微低著頭的模樣令人著迷,身上輕淺的中藥草味清新好聞,他總是忍不住想多靠近些多吸幾口。


硯寒清垂目不語,他總能感到自家少爺在量身的時候目光總是緊緊地盯著自己。從小便替他訂製衣服,想想時間也過得挺快,十幾年前眼前的這個男人還是小孩子,幾乎每年都要新制一套西裝,他也必須來來回回確定尺寸。看著現在比自己高半個頭的男子,硯寒清不禁微微彎起嘴角,雖然不必每隔一段時間就來丈量尺寸,偶爾還是有特定場合需要製作西裝,比如為了出席一個月後的重要家族會議,現在的他正在幫他重新量身。


硯寒清收起布尺,彎腰在一邊的桌几上提筆紀錄。微捲的瀏海因低頭而略略遮掩住那雙眸子,幾綹髮絲也滑了下來,北冥縝看著對方清麗的側臉與纖瘦的腰,不知為何地紅了臉。


「少爺是否變瘦了?」


他冷不防地啟唇問道,北冥縝看著對方寫完記錄放下筆,抬眼撇過頭來微嗔地看著自己:「沒有督促就不吃飯,又不是孩子了。」硯寒清雙手一左一右拉緊布尺,一步一步走近北冥縝,「站好。」


北冥縝聽聞乖乖地杵在原地,就見硯寒清深吸口氣,一步靠上前,伸手環住對方的腰、拉緊布尺,在北冥縝身上圍了一圈,他低垂著眼眉看著手中的刻度,不由自主地奴了奴嘴;北冥縝見那小動作不禁笑了,他記得他只要尺寸一改變,就會想什麼似地嘟起嘴來,也不是故意裝可愛,但他就覺得這樣的硯寒清很可愛。


過了半晌,才聽見對方說道:「很好,少爺,接下來幾天,請你好好吃飯。」

硯寒清啪地一聲抽出布尺,一雙眼睛狠狠地瞪了北冥縝,轉過身去寫紀錄。


北冥縝看著他的背影,一步兩步地走了過去。

硯寒清感到身後暖熱的體溫,不禁紅了臉,沒好氣地道:「撒嬌沒用。」


「硯寒清。」

硯寒清停下手中的筆,撇過頭,吻了一口身後少爺的唇,盯了他半晌,方道:「晚點給你做點心。」#



喂,縝兒你從頭到尾只說了三個字耶。(←


评论(4)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