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 Sen

[金光同人] 相親 (魚鱗性轉)

※現代paro,魚鱗相親 (有一點鰲八鰲)

※北冥封宇性轉,慎

※OOC很嚴重,尤其是千歲 (炸) 



北冥封宇看著眼前笑得斯文而從容的男子,無奈地彎起嘴角,卻不時低頭看著左手上的腕錶。

——鐵定被他跑了。

她嘆了口氣,明明是讓自己陪來談事,當事人卻沒出現,留她一個面對對方,這北冥皇淵……回去可得好好治治他。


「莫不是,沒有辦法到場?」

耳邊傳來一道低沉的嗓音,北冥封宇抬起頭來,就見對桌男子帶著詢問的眼神看著自己。她有些歉然地說道:「真是不好意思,是我們這邊不好,讓您白跑一趟了。若有要事,您先離開吧,我去取消餐點。」說著,便抓著包包就要站起身。

男子看著北冥封宇起身,也跟著站了起來,那隻指節分明的手一把握住她的手臂:「既然來了,不介意的話,我請妳吧。」

北冥封宇看著男子細框眼鏡後帶著笑意的眼睛,略為踟躕了會,便無奈地點了點頭。

 

再一次落座後,就見對方推上來一張燙金名片,北冥封宇愣了會兒,眨了眨長長的眼睫,有些疑惑地看著對方。

「初次見面,我是欲星移。」

男人似乎很喜歡笑,他的笑容十分乾淨,就像冰涼的海水一般,第一次見面就能給人好印象的那種。北冥封宇點了點頭,看著名片上印著欲氏企業總經理,讓她不禁淺淺地笑了出聲:「真巧,是我們家旗下的公司。」

欲星移揚了揚眉角,似乎並不意外:「我們想與北冥集團談另外的合作,順道問問上個月開發案的進度,不想令弟今日有事耽擱。」他看著北冥封宇有些歉然的臉色,和緩了語氣:「但也意外地捕捉到了一朵芬芳。」

聰明如北冥封宇,怎麼會不知道對方在調戲自己,只是任誰被稱讚都會有些害臊,加上自己對對方有些歉疚,欲星移這番話語倒是給了她台階下,也就不怎麼在意了。


前菜上了來,是一道清爽的百菇沙拉,北冥封宇似乎對椒類有些抗拒,留下了幾根紅黃椒條。欲星移一見不禁微笑,「北冥小姐不吃甜椒嗎?」

北冥封宇正咬著叉子上的最後一塊杏鮑菇,不能言語的她輕輕搖搖頭,直待嚥了下去才啟唇:「不是不吃,只是不喜歡。」她紅了臉:「還是會吃的。」

在不熟悉的人面前說自己挑食,饒是北冥封宇也撐不住面子,正準備叉起紅椒,卻被男子早一步奪了過來。

「若不喜歡,就別勉強自己吃。」

欲星移將紅椒塞進嘴裡咀嚼,看著對方有點愣愣地看著自己,嘴角還留有殘餘的美乃滋,便伸手越過餐桌替她抹去:「真是可愛。」手指湊到唇邊,將上頭的美乃滋舔去。

可想而知,北冥封宇被他的舉動給驚得面紅耳赤,心想這人衣冠楚楚,舉動卻是熟稔到不行,肯定是哪兒來的花花公子!

「那、那個,謝謝您。」她拿起一邊的紙巾胡亂擦了擦嘴角,臉紅紅的,有些侷促地瞥向旁邊,正巧服務生走了過來,她連忙舉手化解尷尬:「請再給我一些水。」

欲星移只是笑瞇瞇地看著女人的一舉一動,心情似乎十分地好。沒想到北冥皇淵不僅辦公事俐索,連私事也能處理妥當,看來下一期合作案,似乎可以談得更好。他饒富興味地看著對桌的北冥封宇,不禁又彎起了嘴角。

而正在啜著水的北冥封宇,完全不知道自己已經被自家弟弟給賣掉了。

 

而這時候的北冥皇淵......

「穌浥,我想吃章魚燒。」北冥皇淵賴在八紘穌浥身上,懶懶地喊著。

「要吃自己去買。」八紘穌浥將人給推了開。

 


「今天真是不好意思,還讓您破費了。」

走出酒店門口,踩著高跟鞋旋過身來,北冥封宇輕笑,一身低調而高貴的暗紫色開衩長裙,搭著一件薄紗披肩,顯得十分有氣質;略施脂粉的臉龐並沒有因為用餐而減少半分迷人的光彩,在陽光下反而顯得更為亮眼,搭上粉紅的唇色,更襯得她閃閃動人。

欲星移瞇著眼欣賞這樣的美人,口中客氣地道:「不會,能與北冥集團的千金吃飯,是欲星移的榮幸。」他伸手將西裝外套的釦子釦上,笑得十分親切。

遠方來了一台轎車,車身烏亮亮的,顯然價格不斐。車窗搖下,一名身著暗綠色襯衫的男子向北冥封宇點了點頭,正準備下車開門的時候,便被欲星移先一步拉開車門。

「北冥小姐請。」

欲星移微彎著腰,紳士地略略摟過北冥封宇的腰,帶著她走下台階,一邊細心地替對方護著頭坐進車裡,看著一切的司機眉頭略為蹙了蹙。

待車門闔上,欲星移便退後了幾步,正打算目送車子離開時,車窗又搖了下來。他看著北冥封宇向自己笑了笑,道:「不如……下回換我請你吃飯吧?」

欲星移愣了大約有30秒,待他回神後,那輛烏黑亮麗的轎車早就已經消失在眼前了。而他看著對方塞給他北冥集團酒店的名片後,不禁微微地顫抖著。

 

那天下午辦完事回到欲星移辦公室的硯寒清,似乎聽見了一道十分響亮的叫喊聲。#

 



[同場加映-姊弟倆]

回到家的北冥封宇看著坐在沙發上摀著嘴的北冥皇淵,有些疑惑:「怎麼了?」

北冥皇淵拿開了手,就見他下嘴唇紅紅腫腫的,北冥封宇不禁皺了眉頭:「你做了什麼?」

「章魚燒……」他指指被咬得紅豔豔的下唇,扁著嘴:「穌浥不給親,把章魚燒整顆塞進我嘴裡,然後……就咬到了。」北冥皇淵看著臉色不知該怎麼形容的大姊,討好地蹭了過去,「我想吃姊做的蘋果酥。」

北冥封宇被自家弟弟給逗笑了,本來一肚子火的也被逗得沒氣,伸手推了推他的額頭,道:「就你饞嘴,活該。咬傷了是你今天騙我的懲罰。」說著便推開了對方,蹬著高跟鞋走上了樓梯。

「姊,蘋果酥。」

看著樓下的弟弟,北冥封宇笑得風情萬種:「晚些給你做。」#



一切都是,和道友的妄想開大了ry

评论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