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 Sen

海境幼兒園系列 Part2 我不要當王子

#海境幼兒園系列  #一鍋海鮮粥 
※這次有點硯縝硯

快7月了,接近成果發表的日子就要來臨,海境幼兒園上上下下忙得不可開交,就連這些小魚苗們也忙得不亦樂乎。沒錯,是不亦樂乎。因為他們正在排演成果發表的戲劇。

這天,幼幼班的孩子們,正排練著白雪公主的故事。

「王子看著眼前的白雪公主,低頭親吻了她。」

唸完這段旁白的誤芭蕉看著遲遲不上前的硯寒清,皺了皺眉頭:「表哥,你在幹什麼?要親下去公主才會醒來呀!」

在旁邊等著的七個小矮人站了十幾分鐘覺得累了,都懨懨地坐成一團,除了夢虯孫依舊活力充沛,伸出小短手指著硯寒清:「硯寒清,你再不親,公主都要睡著了!」

硯寒清看著四周盯著自己的好幾雙眼睛,嘆了一口氣,慢慢地走到用紙箱做成的棺木旁,低頭看著躺在裡面的公主——北冥縝。

「啊,唉,為什麼要親呢?不是演戲嗎?」

硯寒清看著紙箱裡睜著瞇瞇眼看著自己的北冥縝,像在發問又像在自問,惹得一邊扮小矮人的伴風宵差點跳起來揍人,被北冥異給拉了住:「如果硯寒清不想當王子,那麼可以徵求想當的人吧?」

北冥異的提議讓幾個小矮人點頭如搗蒜,他們可不想再繼續站著當木樁了,這場戲趕緊地演一演結束吧,肚子好餓的。

「不行!換人演還要重新背台詞,很麻煩的!」

除了誤芭蕉不同意,這王子和公主也是挑了好久才決定的,硯寒清演起王子非常的有英氣,北冥縝的公主也十分可愛,重點是,兩個人的默契意外的好,台詞也順得很流暢。

「那怎麼辦才好……」一群孩子們頓時陷入愁雲慘霧之中。躺在紙箱裡的北冥縝突然坐起身子來,淡淡地說了一句:「是不是只要親了,就可以繼續演下去?」

眾人刷刷地往他的方向看,只見頭上一朵紅色大蝴蝶結的北冥縝面對硯寒清,兩隻小短手一捧對方臉頰,然後就湊了上去……

「啵唧。」

清脆的一聲響後,硯寒清瞬間懵了,眾人也頓時鴉雀無聲。

北冥縝看著周圍的人,想起自己應該要說的台詞:「啊,謝謝你救了我。」然後歪著頭看著誤芭蕉:「是這樣嗎?」

午後,欲星移走到了幼幼班看孩子們吃點心,右文丞老師正在分派紅豆湯。欲星移掃了一圈教室,大家都乖乖地拿著湯匙在吃點心,卻只有硯寒清把頭埋在手臂裡趴在桌上,他不禁向右文丞問道:「硯寒清怎麼了?」

右文丞無奈地道:「啊……副園長,也不知道怎麼了,早上排練完他就一直趴在桌上,問他哪裡不舒服也沒有,只是跟我說讓他靜靜就好。」

欲星移點點頭,走到硯寒清身邊,撫撫他的背:「怎麼了?說出來會好點。」

硯寒清聽見是欲星移的聲音,抬起頭來,一雙眼睛無神地看著他:「副園長,您知道意外總是來得出奇不易嗎?」

「哈啊?」

「我沒事,讓我靜靜。」說著,又把頭給埋了下去。欲星移看著孩子的背影,不禁嘆了一口氣。

這年頭的孩子,煩惱也是一籮筐啊。#

下次想寫鰭鱗班的故事。

评论(4)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