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 Sen

北冥縝的養兒日記 (番外)

※布袋戲ONLY無料釋出。

※縝中心,微縝硯。



番外 乖乖長大吧

校場上,定洋軍一如往常地操練著,幾百人動作整齊劃一,就連呼喝聲聽起來都像只有一聲,沉穩卻響亮的。遠遠的一名白衣武裝的男子正站在矮台上,一臉肅然地看著眾弟兄訓練。

「停止!接下四人一組作兵器演練,預備位置站好。」

「是!」

一下令,定洋軍便整齊有素地變換位置,不消多時便一區一區各自站定好了。北冥縝抽起一邊的長槍,在手中甩了幾圈,長槍從手臂上滾落,於手腕處被挑了起來,在空中旋轉了兩三圈;北冥縝武槍的手法快速且俐落,只用了一刻鐘的時間示範了一套八式的動作,看得定洋軍眾人驚呼連連。

北冥縝收式,渾身汗涔涔的卻不喘一口氣,依舊中氣十足地下令:「各自練完一套,其後便兩兩作攻守演練。」

「是!」定洋軍大聲回道,不多時便聽見了場上兵戈相撞、此起彼落的聲音。

北冥縝此時才卸下緊繃的神情,慢慢走下了校場,就在他將長槍插回原位時,便感到一股小小的衝力撞到自己腿上。他低頭一瞧,就見一枚黑茸茸的腦袋正蹭著自己的褲腳,抬起圓圓的臉,笑瞇了眼眉,軟軟的聲音喊了一聲:「師虎!」

「冬兒?」北冥縝顯得有些驚訝,摸了摸孩子的頭,正想問,一抬頭就見一名藍色身影向這邊小跑了過來。

硯寒清跑到北冥縝跟前,無奈地向對方道了聲歉:「殿下十分抱歉,這孩子一直唸著想找您,微臣告訴他您操練完畢便會迴轉,誰知他一溜煙就跑了出來。」說著還嗔的看了毛孩子一眼。

硯冬扯著北冥縝的衣襬躲到了他身後:「冬兒訓練,要找師虎!」那軟糯的童音喊著,令硯寒清不禁嘆了口氣微笑:「就是這樣。」

北冥縝聽聞本來皺了皺眉,想著一個孩子碰些刀槍是危險了些,但看了一邊的硯寒清一眼,想著這人看著應該可以放心一些,便同意道:「那麼冬兒繼續練木刀吧。」

「師虎……」硯冬抬起小臉來眼巴巴地望著北冥縝,硯寒清見了大約知道小鬼頭想幹嘛,不禁搖搖頭:「不行,真刀太危險。」

感到衣襬又被扯了扯,北冥縝看著那水汪汪的眼睛,不禁脫口道:「不拿長劍,小刀便可。」

「殿下!」

也不管硯寒清阻止,北冥縝便卸下身上的短刀,穩穩地塞在孩子手裡:「答應師父,武器在手便是真男兒。凡事聽父親的話,知曉嗎?」

硯冬奮力地點點頭,響亮的喊了聲知曉。硯寒清見狀又嘆了一口氣,心想這師徒倆遇上體力活都一個樣;自己本來只是送點吃食過來,不想這孩子給他搞這一齣,只好陪著兩人在一邊練習。


硯冬跟北冥縝的動作紮起了馬步,又打了幾個拳式熱身調節呼吸,一大一小動作一致,顯得十分和諧。硯寒清在一邊看著歪起了頭,他本來以為北冥縝專注劍術,見那幾個招式都精準又快速,沒想到連打拳都這麼流暢好看,尤其教起孩子更是認真,似乎還能看到他眼中燃著對武術的熱情。

「握著刀的手不能死扣,要有點空間,這樣變換刀式才有餘裕。」北冥縝難得蹲下了身,握著硯冬的小手教導道,硯冬認真地點點頭,自己開始正反練著握刀。

小刀在他的手背上翻著,旋個小圈後被抓了住,在握住刀的瞬間似乎自己也很驚訝,硯冬抬起小臉,眼神閃閃發光地看著北冥縝:「師虎!冬兒抓住了!」北冥縝點點頭表示讚賞,而硯寒清見了也不禁微微揚起嘴角,這孩子倒是有天賦。

就在硯冬練起手腳協調的動作時,便聽一道澈亮的聲音響起:「殿下,定洋軍全數動作完畢。」一名士兵跑了過來抱拳稟道,北冥縝這才回過頭來,點了點頭:「讓林將軍散會,先去用早膳吧。」小兵道了聲是,便回去了校場。

而北冥縝看著滿頭大汗的硯冬雖然喘著氣,卻不喊累,心裡倒有些欣賞,小小年紀吃得了苦,日後定然是一名真漢子。

「今日差不多就這樣,休息吧。」

看著硯冬有些失落的表情,硯寒清伸手摸摸他的頭:「很多事不是可以一蹴可及的,尤其武術亦是如此。殿下一早就起來練軍一定很累了,冬兒要不就陪殿下一起用早膳吧?」

硯冬這才點點頭,將短刀交還給了北冥縝,嚴肅認真地行了個軍禮:「謝謝師虎的教導!」北冥縝見狀也回了他一個軍禮,惹得硯冬開心的咧開嘴笑了,上前握住北冥縝的手,這邊也拉過硯寒清的手,一邊晃了晃,喊了聲「一起吃早飯!」便唱起了歌來,清清脆脆的童音迴盪在定洋軍校場邊,顯得輕快而歡喜。

硯寒清看了身邊的北冥縝,方好對上了他撇過來帶著笑意的的淡色眼眸,不禁勾起了一抹微笑。#



一次發完了(抹汗

這次無料從8P爆到20P,我自己也是傻眼了www

评论(6)

热度(5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