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 Sen

[寫手百題/金光] 肌膚 (月X風)

※百題題目,金光布袋戲同人 (CP: 月X風)
※現代AU,可能有OOC。

※血不染與醉生夢死捏造,與正劇無關。
 


看著身邊喝了酒撒嬌耍賴的樣子,飛溟不禁默默地又舉起紅酒杯啜了一口。

——明明只有15%。

他想起前幾個鐘頭,這個男人騎著他那台帥氣逼人的125,三步併作兩步地踩著靴子踉蹌地在海灘上狂奔,那個模樣簡直讓他差點笑出聲。

雖然,那時候看到那抹褐色身影向他跑來的時候,他也差點哭了出來。

 

他突然消失在同居人的面前,只聽對方後來絮絮叨叨地提起,為了自己還跑去拜託那個人稱臭墨魚的欲星移。

「我答應請他吃水草。」

飛溟看著風逍遙得意地咬著洋芋片,笑嘻嘻地,他很喜歡這個笑容。

大概是因為血不染的關係,突然翻騰而出的記憶令他感到一陣一陣的作嘔,複雜的心緒他難以理清,他就只是想靜一靜,也不知道為什麼,就走上那一片擁有玻璃教堂的海灘——他們曾在這兒互許諾言。

『我挑得不錯吧?』

風逍遙的聲音就像跳動的音符一般,配上呼沙呼沙的海濤聲,非常好聽。

他想也沒想,就撥了那通電話——他只是想讓遠方思念的人,聽一聽這個令人戀慕的聲音。

 

「你在這裡!知不知道我很擔心你?」

風逍遙抓住了飛溟的肩膀,雙眼透著絲絲擔憂,上下確認對方毫髮無傷後方鬆了一口氣;而飛溟則是不發一語默默地看著眼前這個男子,很久很久不曾移開過眼。

「跟我回去,好嗎?」

見他模樣,風逍遙放軟了聲調,照顧弟弟似地。飛溟想起了以前也是這樣子,風逍遙總是擋在身前護著他、總是能夠在深淵中找到他,然後拉他一把。他不曾見他哭過,在自己面前,風逍遙總是撐著大哥的樣子,不會讓他擔心。

——你總是這樣,讓我怎麼捨得離開你?

風逍遙正要拉著人走,卻被對方一把拽住袖子,眼前垂著頭的人似乎深吸了一口氣,而後張開雙臂緊緊抱住了自己。

「我喜歡你……真的真的,很喜歡你。」

那個擁抱很緊很緊,緊得他快要喘不過氣。風逍遙不知道那對戒指有沒有那麼緊,只是他知道,如果沒辦法好好地圈住這個人,他就會默默溜走了。因此他彎起嘴角,伸手環住他,拍了拍,一面輕輕說著:「好,我知道、我都知道。已經沒事了、沒事的。」

那像海潮一般的嗓音,一波一波地打在自己的心上。飛溟狠狠地吸了一口風逍遙身上風月無邊的味道,不禁還是有點想哭。

「大哥……」他抬起頭,一雙眼睛濕漉漉地看著風逍遙的下巴,「今天我想喝酒。」

風逍遙看著懷裡的人,不禁笑了起來,伸手刮了他的鼻頭:「依你。」

 

然後,風逍遙不知道為什麼現在自己變成在那個人的懷裡了。

「你喝太多了。」飛溟將人攔腰抱起,不小心摸到對方滑膩的腰際肌膚。

風逍遙總是不紮衣服,雪白雪白的小蠻腰在白T下若隱若現,飛溟隱隱嚥了口唾沫,壓抑血不染的蠢蠢欲動。誰知道手中的男人不安分,一邊扭動著還一邊嚷著要繼續喝,飛溟知道他沒醉,大概是醉生夢死快要覺醒的前兆,他想了想,或許到了要緊時刻,血不染可以用來壓制。

「月,你好好摸呀。」風逍遙瞇著貓眼,彎著帶酒醉的迷茫笑意,伸手觸上對方的臉,哎,看起來好看、手感又好。他笑得更開心,眼睛都彎成了一條縫。

飛溟看著懷裡人的模樣,眼眸深了深,而後……低頭就咬了下去。


而那點甜膩的呻吟,靜靜地隱沒在無雲的月光裡。#
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