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 Sen

[雜] 我要來談談北冥縝養兒日記裡的冬兒 (有私設、慎)

我要來談談那個私設的、縝硯養的冬兒,所以有點縝硯縝(?)

「少將、請處理一下那些軍報。」

硯冬看著一邊語帶催促卻不敢逾矩的小兵,面色不變、只是淡淡地說了句:「好麻煩,可以不要嗎?」

這是硯冬長大當上定洋軍少將時,最常跟下屬說的話。
我覺得他絕對會這麼說的。反正臉部表情跟縝兒學、個性是硯的潛移默化。(你可以再隨便一點

然後會跟硯一致對縝(←
除了練武不會聽話,師徒二人絕對會練到硯差點用澈魂六濤印處理才會結束(。

最喜歡硯煮的飯菜,這點跟縝兒一樣。

平常看起來威風凜凜的少將姿態、其實是個會被小動物萌到的孩子。(請硯欸的大白鵝背鍋)

曾經面色凝重地奪走屬下抓到準備烹煮來吃的兔子,只為了放牠一條生路,還發生了下述這些事。

冬兒把兔子帶到縝那邊求助,然後縝看到後點了點頭,說了一句「很棒的體格,用烤的應該不錯。」

冬兒連忙把兔子護著走出了軍帳,心想軍人想法都一樣,還是問問父親好,他那麼好一個人。

後來到了御膳房,硯寒清一看到他懷裡那頭兔子,笑彎了眼眉:「加菜嗎?」

冬兒抱著兔子瑟瑟發抖著。

總之,就是一點小小的設定w

\ 加入定洋軍、救世廣慈悲 /(??

评论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