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 Sen

做菜 (縝硯縝)

※金光同人 (縝硯縝)
※現代AU


將一尾一尾蝦子剝好殼、滾了一圈薄粉漿,丟下金黃的油鍋裡炸。與油接觸的蝦周圍漸漸冒起了小泡泡,硯寒清估量著時間,便將一邊的紫蘇葉洗好碼在盤子上,再回過頭來用長筷子在油鍋裡翻了兩下。

聽到另一邊小鍋子滾了,他打開蓋子舀了一口味噌湯,微微揚起了嘴角,才把切好的豆腐下鍋,轉成了中小火繼續慢滾著。

此時的炸蝦也差不多熟了,他一隻一隻夾了出來放在一邊瀝油,酥炸味在爐火關掉的同時瞬間瀰漫。似乎是聞到香味的北冥縝探進頭來,看著流理台裡略顯雜亂的鍋碗瓢盆,直接走到硯寒清身邊挽起袖子著手清洗。


「啊,縝,我來就可以了。」

硯寒清見對方只是看了自己一眼,卻沒有停手的跡象,只能無奈地笑了笑,從冰箱裡拿出三顆蛋,而後看了北冥縝那兒一眼,欲言又止。

北冥縝似乎瞄到對方的樣子,伸手將一只洗好的碗遞給硯寒清。硯寒清一見彎起嘴角接了過來:「謝了。」便將蛋打入碗中攪拌起來。

「甜的。」北冥縝突然說道,正要放鹽進去的硯寒清抖了抖,將手裡那匙鹽巴放了回去,無奈地轉身換了糖:「你是螞蟻嗎?」


熱了平底鍋,在上頭擦了一層薄油,倒入一些蛋液等著凝固。廚房悶熱,他的額髮又是厚瀏海,汗涔涔地滴下,硯寒清手拿筷子掂著時間,也不好擦去;北冥縝見著便抽了一邊衛生紙,替他撩開額髮擦汗。

「謝謝。」硯寒清看著對方貼心的舉動,心頭不禁暖暖的。
他將蛋捲了起來,又倒入剩餘的蛋液,接下來再捲起就完成了。

「有什麼要幫忙的嗎?」北冥縝將滾了的味噌湯爐火關掉,看著忙碌的對方,頓覺自己應該要幫點什麼才對。

硯寒清看了一下周圍,指了指一邊的炸蝦和紫蘇葉:「把蝦子放上紫蘇葉就好了。」而後又看了一邊的燉鍋,「燉菜應該也差不多了,盛起來放上餐桌吧。」


北冥縝點了點頭,便開始著手動作。將金黃色的炸蝦一隻一隻擺上紫蘇葉,顏色搭配起來十分美麗。硯寒清看了一眼專注排蝦的北冥縝,不覺輕輕笑了起來。


直到硯寒清把煎蛋捲做好並漂漂亮亮地擺好後,就見北冥縝帶著笑站在他身後,看得他有些臉紅。

「看什麼?可以吃飯了。」硯寒清端著煎蛋捲走過他,看著餐桌上已經佈好的菜,滿意地點了點頭。

「很久沒做日式料理了,沒想到看起來還算可以。」硯寒清說著,將圍裙褪了下來,看著身旁還未落座的北冥縝,有些疑惑:「怎麼了?還有什麼想吃的嗎?」

北冥縝沒有說話,只是走近他,將對方輕輕拉入懷裡,低頭吻了他的唇。

「我還想吃你。」#



=

就是想寫點做菜的硯w

评论

热度(6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