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 Sen

渡 (缺雁)

因為壞掉了所以又開始找新CP
但是個很冷的CP

「你想渡我,你在我心中,可曾看到一絲光明?」
他曾那樣不可一世、高高在上地說。他說渡不渡、與誰渡,都是由他自主。

缺舟笑了,不,他是不可能笑的,畢竟那是違反常理而難以解釋的。他是質疑、是大智慧的質疑,但那個像紅杏一般的人,卻讓他迷惘了。

他的世界,何曾竄進那一抹不彰不顯、卻又異常鮮豔的紅。

「但也許我能給予你什麼,讓你印證內心曾有過的光明。」白色佛者這樣回道,那人似乎遲疑了一會兒,撇過頭去,攢起拳來,似有些掙扎,又或者是......一絲動搖。

缺舟彷若帶起了一抹羽毛般的微笑,渡與不渡,確實只在這個人的一念之間。

「與誰,我無所謂。」他背過身,垂眸言道,那個桀驁的背影不知為何惹人心迷。缺舟輕哂,「也許是因為你,太危險了。」

太危險了,他忽然覺得他應不是紅杏,而是那荊棘、盛開在荊棘裡的花朵,那樣危險又美麗。

「我會期待我們的第一次見面。」留下最後一席話語,缺舟微微側過身,看了那抹紅影一眼,翩然離去。#

评论(2)

热度(3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