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 Sen

[金光同人/雙性轉] 許你(勝絃主x墨雪)

許你 (絃♂x墨♀)

哼哧哼哧的喘息聲由遠至近,伴著衣袂摩擦的窸窣聲,一抹身影過後又是兩三重黑影追趕,高聲嚷嚷著「站住」、「別跑」,此起彼落的呼喊聲在竹林間穿梭著。

那名奔走在前方的人兒細長的柳眉緊蹙,額間落下涔涔汗珠,順著她的馬尾甩向腦後;那身繡著銀紋的墨黑錦袍浸染著一大片血漬,卻是被墨色給層層掩蓋,看不清楚。

大約是動作大了,受傷的腰腹又傳來一陣劇烈的痛楚,女子咋了舌,腳步趨緩了下來,踉蹌幾步,扶住一株青竹狠狠地喘著氣;然而追趕者似乎並不罷休,就在她略作喘息之刻,耳邊倏地傳來一道風嘯,她微一撇頭,恰好閃過那枚暗器,銀鏢直直插進竹身、陷進了三吋。她暗暗心驚,明明走得飛快,一抬眼卻見幾個黑衣人團團圍了上來。

「嘖。」她暗道不妙,能逃走還算好的,眼下她負傷、對方人數又眾多,如此情況,只能算是下下策了。

 

對峙。劍拔弩張的氣氛瀰漫著,彼此深知那是等待的片刻寧靜,直到劍一出鞘、尖嘯聲起,又是一番鏗鏘的刀光劍影、明槍暗箭。女子持劍舞動著身軀,每一劍都是行雲流水,看似柔軟卻隱含狠戾,沒有半刻遲疑,亦沒有半刻退讓。

她的攻勢,即是守勢。
       
然而負傷一人難敵眾,漸漸地她的劍鋒不再銳利,女子瞪著眼,欲忽略疼痛帶來的暈眩,卻不想稍稍一閃神,便被一枚銀針刺中了上臂。
       

       
「區區墨刀衛,還用得著族長出手嗎?」「哈哈哈哈!」
       
那道嘲諷惹得她怒意橫生,正欲拔劍再起時,耳邊傳來噹地一道撥弦聲,眾人均是疑惑,紛紛面面相覷,不知發生何事;就在又一道撥弦聲響起,眼前瞬地一晃,竹子似乎長了腳似地開始快速移動,四周亦起了迷霧,黑衣眾人見狀頓時亂了陣腳、驚慌失措,紛紛喊著發生何事;女子見狀只當自己頭暈目眩,然而她再一抬眼,就不見那群包圍自己的黑衣眾了。
       
「這到底......」她看著霧氣瀰漫的竹林,竹影若隱若現,她的腰腹似又疼了起來。女子摀著開始滲血的傷口,向前踏了一步,卻在下一刻被一株不知何時冒出來的竹子擋了道。她困惑了起,又一連試了兩三步,這些竹子就如同屏障似地,每走一步便是阻礙。
       
女子蹙了蹙眉,靜了下來,將劍收回了鞘中,抬頭環顧了一周,身在迷霧竹林,每一步皆受阻礙,這不禁讓她想起了師尊教導的星圖陣。師尊說,若是以七星步方式走過,只消踩七步,便能破此陣。
 
她閉眼略為沉思了一陣,耳邊突然傳來一曲悠遠的琴聲,一調五音,如同空谷幽蘭般脫俗的聲音;她睜開眼睛,踏出了一步,旁邊的竹子讓開了一口子,她心一沉,似乎觸碰了什麼開關,向右又踏了一步,竹子又立馬分了道;四步、五步,每踏一步,那琴聲便愈清晰可聞,就在她踏出第七步時,便見竹林開了一道大口子,迷霧漸漸散去。
       
就見一竹編屋舍矗然眼前,而屋舍前方則是一名男子與一張琴,燃著裊裊輕煙,淺淺的茶香混著檀香,尚未喊出「是誰」之前,她便暈厥了過去;然而在那之前,她似乎聽見了一道清冷的男聲,淡淡地說了一句:「許久,不曾碰過這樣的人了。」

       

墨雪醒來時,聞到的是滿室茶香,她是被疼醒的,她環顧四周,就是一間小屋,簡單的茶几椅凳,自己躺的床榻邊卻有一張格格不入的梅花屏風。
       
「醒了?」只聽一道清冷的聲音響起,墨雪撐起身子,身上被子滑落,只剩下一層薄薄的中衣,而腰腹的傷口似乎被包紮了起來。
 
「你......」墨雪開口,卻發現喉嚨乾澀得不像話,接過那隻修長的手地過來的杯盞,仰頭飲盡。將杯子還給對方,只聽一陣笑聲,道:「真性情。」就見屏風被移了開,一名男子出現在眼前,薄紗掩住面容,銀白色長髮輕挽在肩頭,一襲繁複的淺色錦袍襯得他脫俗不凡,墨雪愣愣地看了幾秒,乾啞著聲音問:「......神仙哥哥?」
       
一陣尷尬的沉默,直至對方垂下眼眉收走了杯盞,這才打破了寂靜:「妳是怎麼破陣的?」
   
「師尊教的。」      
「妳的師尊是誰?」     
「......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?」
       
長琴無焰挑了一邊眉,表詢問。
       
墨雪微微地紅了臉,道:「是不是你幫我換藥的?」
「妳有看到其他人嗎?」
       
墨雪一聽,抬起眼來,似乎有些興奮的意味:「那麼,我就必須以身相許囉?」
       
長琴無焰聽聞,微微地抽了抽眼角:「姑娘,我想妳是誤會了什麼。」
       
「師尊說,如果有人救了自己一命,便要一命還一命;只要一個男子見到女子的身體,就必須負責。」墨雪抬眼,燦然一笑:「神仙哥哥,我可以跟你在一起嗎?」
       
莫忘了,她的攻勢,即是守勢。
       
看著眼前雙眼發亮的少女,長琴無焰無奈地嘆了口氣,他是不是救錯人了呢?#

评论(4)

热度(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