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 Sen

【寫手百題】28 單人床

※幾個月前挑戰的寫手百題其中一題。
「臥榻之側,豈容他人酣睡?」不知為何看到單人床就想到趙匡胤的這句話了w

=

南唐。

那名帝王握緊了手中的冠冕,屈辱的眼神狠狠地瞪向了那位拿著劍的男子。

「難道還不夠嗎?殺戮還不夠嗎?」

他只記得自己沙啞的聲音透著絲絲血淚怒吼,痛苦、恨意湧了上來,一句話中包含了種種情緒;而那名男子聽聞只是輕蔑地笑,用劍尖挑起他的下顎,血紅瞬間浸染了他的雙目。

「臥榻之側,豈容他人酣睡?」

那句話輕輕地,就像瓊漿玉露,然而你認為的入口溫厚,入喉卻是包裹著劇毒的蜜漿,絞痛著。

他自認是個不錯的帝王,他愛江山也愛美人,他知道什麼室溫香軟玉、他知道什麼是宴歌昇平,但他從未感受過那樣令人疼痛的對待,他屈辱的心底慢慢升起了一絲興奮,尚未摸清那是什麼,發現之時早已身陷那個男人設置的囹圄——那個名為趙匡胤的男人。

 

——憑什麼?

對的,他好似曾經問過他,在那個陰暗潮濕的監牢、那個狂亂的夜晚,男人將他禁錮在身下,一次又一次的凌辱他。

他應該反抗的,他應該喊叫求救的……他做過,卻總是徒勞。趙匡胤給他的總是一閃即逝的柔情,隨後卻被邪佞給吞噬,他何曾聽過自己的一絲哀求?他何曾……給他一點表明的機會。

「我以為你會好好地反省,南唐君主,」男人看著他手中的冠冕,眼神銳利而憐憫:「我是非殺你不可。」

「……趙匡胤!」他將冠冕擲向男人,被那人輕輕躲掉,隨即是自己的手腕被擒了住。

「重光,但我一點都不想殺你,你懂嗎?」男人看著他,眼中滿是愛憐,他揚起了一抹可比燦陽的笑,拉進對方,伸出舌頭狠狠地吻住。

呼吸漸漸地粗重,二人的舌尖在口腔中舞動,那名帝王漸漸地癱軟在男人懷裡,眼神迷離卻帶著恨意。

——可是我想離開你。

追逐著,他不僅是想要追逐他的氣味,更想追逐他的身影;但他不願,他不願放棄自己的家國,那是他的一聲摯愛,就如同這個男人。

——可是我想離開你……

——讓我離開你!

 

一聲悶響,伴隨著水珠落地聲,滴滴答答,他看不到自己腳下的那灘血到底是什麼顏色,他只能看見眼前男人的眼眸中映著自己驚詫而收縮的瞳孔,還有男人悲憫的神情。

他猶能聽見那一道模糊的聲音,帶著一點悲傷的情緒,喃喃念著:「九泉之下,等我。」#

 

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