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 Sen

毒與藥

BGM:張碧晨〈年輪〉
=

「什麼毒,你都能解嗎?」
他猶記得,自己曾經天真地問他。
「吾是藥醫,不是毒醫。」
他清冷的聲音,淡淡地回他。

疼,他悠悠醒來。
鴆罌粟伸手探了他的額溫:「醒了便好。」
上官鴻信喑啞著聲音,緩緩念出幾字:「你救了我?」
那黃衣人瞥了他一眼,轉頭捧了一碗藥:「算是。」

上官鴻信陷入沉默,半晌,他只記得自己輕飄飄地問了一句。
「我的毒,你是不是解不了了?」

世間最毒的仇恨,是有缘卻無份。

那黃衣人的藍眸凌厲的瞪了過來,發冷。
「吾救人,從不是救一半的。」

上官鴻信愣了愣,輕哂。

——鴆罌粟,你可是藥醫,不是毒醫啊。#

=

我在冷坑求溫飽(。

评论(3)

热度(7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