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 Sen

大年初一 (缺我)

※金光同人(缺舟x我),請盡情帶入自己(?)
※翻到今年的新年賀文(艸
※現代paro,角色可能有ooc



他總是帶著有點淡漠的神情,但總是讓人不禁想靠近。

我不是很喜歡清冷的人,因為我本身就是個不善言詞的人,所以當兩個人在一起時還要說什麼場面話,我覺得很麻煩,也很無趣。
但自從我遇上他,不自覺話也變得多了,並不是他比我安靜沉默,只是他擁有一股魅力,使身邊的人沒有自覺地想跟他說話的魅力。


大年初一,我百無聊賴地躺在床上滑著手機,想著晚點應該去廟裡拜拜求個平安燈,但懶病發作的我真心連移動一下都不想。就在我看著手機屏幕又要昏昏睡去的同時,它突然震動了一下。

『日安,新年快樂。』

一如既往的簡短訊息,我知道他不擅長這種寒暄,頂多是複製別人的訊息再傳過來的,但還是感到十分開心。

「新年快樂,醒了嗎?」

『正在晨修。』

我笑了笑,大年初一也不犯懶,跟我倒是天差地遠。我翻了個身坐起來,突然心血來潮,丟了個一起去拜年的邀約。他是篤信佛教的,但只要我提議,他也不會拒絕我的邀約,只是偶爾會嘆氣,扯起一絲無奈的笑容,輕輕地說吾不能拿香。

『十點。』

看到回復的訊息後,我不禁揚起嘴角,精神一來便從床上躍起,馬上衝去洗漱,只為了美美地出現在他面前。


十點。當我走出門的時候,就見到一名男子身著一襲白色西裝,筆挺整齊,胸前一條藍色佛石,在陽光下顯得特別清透,閃著熠熠亮光。

「日安。」他帶著淺淺的笑,向我點了點頭。

我看著他也彎起嘴角,卻蹙了蹙眉頭:「缺舟一帆渡!說好不穿白色的,你就是不聽。」

不是我太計較對方的裝扮,記得第一次出門的時候這個傢伙還穿著僧服,無辜地問說為什麼不能穿僧服出門,當時我差點沒背過氣去,一把將他拉進我家替他換了一套簡便西裝。從那時候開始跟我見面的時候他倒是滿常穿著西裝的,可能也是因為不知道怎麼穿搭吧,一套下來比較省事。

「不好嗎?」他微歪著頭,帶點犯迷糊的神情,瞇起那雙淡褐色眼睛問道。

那模樣簡直是……迷死人了!
怎麼可能不好!真是好極了!我不禁在心中無限吶喊,我上輩子是燒了什麼好香啊這輩子讓我遇到他!

「不是不好啦……總之,我們先走過去吧。」我伸手拉住對方的手,輕輕地晃了晃。他溫雅的回握我的手,無奈地被我拉著往前走。


大年初一,廟裡人山人海,我正後悔著應該晚些來,人流這麼多,香的煙熏得人睜不開眼,雖然不是不好聞,卻是嗆得很。我比較矮小,所以每次進香的時候都是鑽來鑽去,但現在身邊有缺舟,他那高大的身軀替我擋掉了一些人,還不怕煙熏地替我拿來了線香。

「小心些,有台階。」他替我留意著台階,一邊握住我的手,細心包容的樣子讓人很難不心動。

等到我們終於站定了位置,我這才拿著香拜起來,繞了幾個爐之後終於結束了參拜。我合掌做了收束,一撇頭就見對方也合掌閉眼,在四周人聲鼎沸的情景下,他的周身安靜而平穩,就像是不同世界一般。或許我當初喜歡上的,就是他給人的這種感覺吧。

「怎麼了嗎?」

帶著磁性的嗓音響起,我回過神才發現缺舟正疑惑地看著我,似乎是意識到自己在做什麼,我瞬間紅了臉,看著外頭語帶無所謂的道:「哇,天氣真好,今晚一定很適合看星星。」

缺舟跟著我看了一眼廊外,輕輕地附和著:「是啊。」


「給你。」我將一串糖葫蘆的給身旁的缺舟,他面有難色地搖搖頭:「吾不吃甜食。」

我瞇起眼,促狹一笑:「又沒有叫你吃,讓你拿著我好掏錢呀。」

就見對方有些尷尬的略紅了臉,伸手接過了那隻紅咚咚的糖葫蘆,侷促地站在原地。我笑著把錢遞給老闆娘,便被揶揄道:「唉唷,人家小姑娘要請你吃糖,別不解風情嘛。」

缺舟這時卻帶著一抹微笑,好像練過似的,有點職業笑容的假面具那般。

「謝謝老闆娘。」我說,大概能猜到缺舟的心情應該是複雜的,立馬拉著他離開小攤販。

我接過對方給我的糖葫蘆,又看了缺舟一眼:「真的不吃一口嗎?」他一雙眼睛看著我,一點都不容退讓。我只好摸摸鼻子,悶頭咬了一口糖。

酥脆的糖片在口中融成糖漿,搭上番茄酸甜的口感,真的非常棒。已經很久沒有吃糖葫蘆的我瞬間瞇起眼睛,帶著微笑:「好好吃。」

缺舟看著身邊的我不禁扯了嘴角,伸手將我嘴角融了一些的糖片拾起,輕輕舔掉:「真甜。」看他微微蹙眉、嫌棄的模樣,我不禁又笑得更開。


新年的廟口市集總是一逛就可以逛到下午,我們吃吃東西、在飲料店喝喝茶,也差不多到了傍晚,我見缺舟有些疲態,想起他應是很少出門,一整天下來可能也累了。

「我們回去吧。」

「不是想去買花燈?」缺舟聽我這樣說,有些疑惑。

我抬頭看著他,笑著:「一整天陪著我,夠你辛苦了。」我讓他俯身,伸出食指輕輕揉揉他的眉間,「謝謝你。」
看著我的那雙褐眸在夕陽下柔和了些許,我還專注在替他舒展眉間,卻被他一手拉了下來,那雙唇輕輕在我的額頭上烙下了一吻。

我發懵的當下,就見他扯起了一抹邪邪的笑,在我耳邊輕喃:「那麼換妳陪我吧。」


夕陽漸漸沉下的同時,我感受到一股近似燙傷般的清冷,淺淺地印在我的唇上。#



我邊打邊傻笑(x

评论

热度(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