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 Sen

榕哥嫁我!!!(

中秋小段 (硯縝)

#一點隨筆  #略混亂(艸

=
硯寒清自認不是一個浪漫的人。

他的情感內斂,鮮少見他喜怒哀樂現於外;右文丞總說他雖然很好相處,但太過難懂;硯寒清每每聽聞只能莞爾,常常思及此總會暗自嘆了口氣——誰叫他的性子就是這樣。

他思考的時候很專注,因此當他低垂著頭呆在原地時,著實被那道清冷的聲音給嚇了一跳。

「硯寒清。」

他喚,硯寒清瞬間回了神,一雙栗色眸中帶有淺淺驚詫,略微掩飾了心不在焉的神情,扯起唇角:「是,殿下?」

北冥縝大概不是第一次看到對方這樣,在皇子面前走神,可能這個硯寒清是第一個;但鋒王殿下覺得無傷大雅,甚至反而會給他點時間思考——他特別喜歡靜靜地看著對方斂下眉目的神情,好似無風的湖面,什麼都驚擾不到他。

他不回話,只是舉起手中被咬了一半的月餅,五仁的,裡頭的餡兒紮紮實實,只是似乎有一條很微妙的白色紙條混在其中。

「這是什麼?」

鋒王淡色的眼劃過他,硯寒清晃了一眼那月餅,心頭突突一跳,有些緊張:「……微臣……」

——他是不敢說了。

北冥縝目光一寒,卻又不願相信,那當時月餅包了字條是起義的代稱,對鋒王來說無疑是一種警示意味;這硯寒清,是在打什麼啞謎?

只見硯寒清欲言又止,目光略微閃爍,一向忠直的北冥縝也發覺不對勁,更是加深了懷疑,他不願戳破,只是呼了口氣:「是誰?」

硯寒清心頭又一震,只得淺淺回了三字:「是微臣。」

北冥縝瞪大了那雙瞇瞇眼,拳頭攢得死緊,他看了一眼硯寒清,只見對方似是放棄掙扎的模樣,這令他更怒,伸手將紙條抽了出來、掃了一眼上頭的字——

『殿下,喜歡嗎?』

北冥縝的手僵在了原地,硯寒清這有些慌張地揮了手:「抱歉、殿下許是不喜,微臣這就去拿豆餡的!」

看著硯寒清收拾桌面上的餅,北冥縝忽地抓住了他的手腕,對上了他焦亂的目光——

「本王喜歡。」#

=

為什麼腦袋裡很正常結果寫出來歪掉了哈哈哈哈(艸
不管啦縝兒好可愛///

又默默喜歡上可愛的小角色了//////
小橫雲瞇瞇眼真可愛

亮晶晶~

今天是~處暑~
最近雨下得多,天氣漸漸涼了呢

立秋三候
一候涼風至,二候白露生,三候寒蟬鳴。

立秋讓我想到地瓜w

[隨筆] 尚賢宮的日常

嘎嘰嘎嘰嘎嘰

看著凰后面有不快,殷紅的雙唇張張闔闔似在說什麼,上官鴻信不禁提高音量:
「妳—說—什—麼—?」

「給—老—娘—關—掉—電—扇!」

=
很是生氣了wwww

[跨棚拉郎一下(x)]
#香獨秀X荻花題葉 #有雷請慎入

最近迷上香獨秀~看到他對雅谷幽蘭的執著,那聲「花呢?」不小心聯想到了(艸
然後就跟小夥伴聊到花仙子的設定wwww

「啊、你就是……幽蘭仙子嗎?」香獨秀湊了過去,上上下下左左右右地打量了一陣。
荻花題葉按捺不住青筋、手指緊緊捏著折扇,心想:『這人到底是怎樣……』

=
[友人提供的施肥澆水梗]

花正在休息寫書法,香獨秀從旁邊走過去,邊走邊灑肥料。
花按捺不住:「你到底在幹什麼?」
香獨秀微微笑:「施肥。」

渾身溼透的荻花題葉第N次爆青筋:「這次又是什麼......」
「澆花~」((潑

=
有~誰也吃~香花~(夠了#

擼第一張恨爺!

玩起這個軟體,先拿魚苗們下手(?)
海境的一切也要麻煩你們了(笑

显示更多内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