玄 Sen

箜篌引 (植丕)

※植丕 (本來是無差但後來愈寫愈偏植攻了…)

最後一杯黃湯下肚,曹植這方開始感到暈眩,他看著兄長搖搖晃晃的重影,不覺勾起了嘴角:「子桓......你別搖了,晃得我頭暈......」

曹丕見對方臉上紅暈,含糊不清地喊著自己的名字,心中一瞬間的不忍,卻又立馬收回了眼神:「想來是子建飲得多了,要不我讓下人煮個醒酒湯?」說著就要舉手,卻被曹植一把拽住了手腕,狠狠地拉到面前。

曹丕一個前傾,趕忙伸手一撐蓆子,兩人距離瞬間只剩一個拳頭。曹植溫熱的酒氣噴灑在曹丕臉上,讓他亦感到有些暈呼呼的,不知為何地一陣燥熱,紅了臉。曹丕當下想掙脫自己的手,不想明明醉了的曹植力氣還是大,扯住就不讓放了。

「子桓,你不覺得很奇怪嗎?你的計劃還真是容易達成,」曹植笑了笑,輕柔柔地喊著,「你想灌醉我,我會中這麼簡單的圈套嗎?」
語一出口,曹丕大驚,瞪大了雙眼,直直地盯著眼前迷離帶笑的黑色眸子。曹植笑意更深,扯緊曹丕的手,似乎已經唇貼著唇,喃道:「父親欲讓我領兵,你一定也知道吧?」

曹丕已然一身冷汗,本來紅潤的臉已變成慘白色,他看著自己的弟弟,頓時一陣冷意襲身:「曹子建......!」

「......我不會說的。」

正當曹丕使了眼色想讓後方侍衛打昏曹植時,卻聽對方如此說道。他詫異地抬起頭,就見曹植那雙眼眸認認真真地、直直地盯著自己:「你想做什麼,我都讓你做。」他鬆了鬆手,曹丕這時得以掙脫,一手探向腰間的短刀,一雙眼睛狠戾地瞪著自己的弟弟:「曹子建,我不需要你的忍讓。」

曹植只是輕輕扯起一抹苦澀的笑,另一隻手捧起一邊的酒樽,仰頭一飲而盡:「先民誰不死?知命亦何憂......」抬眼一看曹子桓,曹植笑了起來:「我真喜歡這樣的你,子桓。」語罷,他緩緩地閉上了眼,任由侍衛在他後頸擊上一掌。

「何苦......」曹丕看著伏在案上的曹植,轉身大步走出廂房。#

SEN 2017.05.23

我在極圈求植丕小夥伴啊QAQ(x

评论(3)

热度(4)